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当前的位置 :逊克网 > 逊克文艺 > 红玛瑙文学 正文

《七月豆花开》

  七月豆花开

  作者:吴悦琴

  北方的七月,正是植物疯长的时节,也是豆花开放的时候。

  记得一九八四年,改革开放,农村土地实行责任田包产到户。我们家也分到了两晌地,这是第一年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土地,于是家里就在这块地上种上了大豆。大豆苗长到一扎高的时候,大哥从城里请假回来帮着给豆地除草,虽然我长的弱小,干不了多少活,但我还是坚持跟着,炎炎的烈日,像火烤的一样,皮肤晒得红红的,特别疼,然后就会掉一层皮,我那时,也没有多大劲儿,干一会儿就干不动了,瞅着长长的垅,直犯愁,地头那么远怎么干也不到头,两个胳膊软软的,一点力气都没有,汗珠顺着脸往下淌,大姐就心疼的给我拿来水说:小老妹儿,不着急,你慢慢铲,喝点水,歇一会儿。

  二哥干活仔细认真,他总嫌我们铲的不干净,就生气,大哥就说,这么多地哪能像自家小菜园子那么干净,一点儿草都没有,可是二哥说,地铲干净,苗长得好,不是能多得些豆子嘛,大哥看大家都没干劲了就给我们讲鬼故事,三哥最爱听鬼故事。我们就这样一边说一边笑的干着。

  一天下午,我们正在铲地,忽然狂风大作,乌云密布,天一下子就黑了下来,大哥赶紧说:快回家!我们骑上自行车就往家走,因为我们家的地离家六里地远,路又不好走,再加上干了一天的活,我真是一点劲儿都没有了,骑不动车子,眼看二哥、三哥、大姐没有影了,风夹着沙石打在脸上生疼。天越来越黑,我好怕,大哥一直在我后面,用锄头推着我的车子,一边安慰我:没事没事,小老妹儿,不用怕。

  三哥车子骑的快,他先到家了,爸爸妈妈站在院子里焦急地等着我们,爸爸问三哥:你妹妹呢?三哥才想起我还没回来,就急忙调转车子回来接我,走到半路迎着我们,他用锄头勾在我的自行车把上,拽着我在前面走,大哥在后面推,我这时觉得有哥哥真好!迎着风淋着雨的好不容易我们才回到家。就这样,我们干了好几天,才把这些豆地铲完,等豆苗长高了我又和哥哥姐姐们薅了二遍草,总算把豆地侍弄干净了。

  
到了七月,豆花开了,我和爸爸妈妈来到豆地里,这时大豆苗已经长到齐腰高了,一点杂草都没有,绿油油的,像一块绿毯,绒绒的,我真想上去打个滚儿,豆杆上开满了白色和紫色的小花儿,散发着淡淡的香气,爸爸高兴地说,今年这块地能打不少豆子呢!妈妈笑着说:老姑娘,秋天豆子卖了钱,妈给你买件新衣服,我也很高兴,采了一大把野花儿回来。在心里盼着秋天快点到来吧!

  那一年也不知道怎么了,天天打雷下雨,有一天,我在大姐家玩,邻居家的武珍姐姐过来和我聊天,这时外面下起了大雨,电闪雷鸣,啪!的一声,一个火球在我们头顶炸开,武珍姐拉着我就往小屋里跑,啪!啪!啪!火球不停地在我们头顶上炸响,吓得我俩啊啊大叫,爬上炕缩在墙角不敢动了。

  晚上回到家,外面又开始打雷下雨,一道闪电过后,一个大火球就进屋了,啪!啪!炸响,二哥是电工,说开灯危险,赶紧把灯关了,喀!的一声雷响,灯自己就亮了,我小弟弟也不懂,就想再去把灯关掉,他刚把手放到开关上,二哥急得大喊一声,别碰!这时,啪!的一声响,一团火球已经在他手里炸开了,小弟弟啊的大叫一声,二哥手疾眼快,一下就把他拽到怀里,拿起他的胳膊使劲的甩,小弟弟的手心被炸黒了,全家人都吓坏了,太危险了。妈妈忧心忡忡地说,这不是什么好年头啊!

  我们家在黑龙江边,连天的雨水下得河满沟平,堤坝上站满了人,乡里的人们都担心江水涨上来,可是,担心和祈祷并没有阻止住洪水,很快就决堤了,洪水涌了进来,我们家的院子里,屋子里全都是水,我们家的大豆地变成了一片汪洋,乡政府组织居民搬到山上的村子里,我们走的时候妈妈哭了,看着泡在水里的家,想着一年的收成都扔在了洪水里,想着孩子们付出的辛苦,妈妈很难过,我也很心疼。

  许多年过去了,爸爸早已离开了我们,现在我们都搬到了城里,都有了工作,生活好了,再也不用种地了。可是,当年的记忆仍深深留在脑海里。

  如今,每到七月,灿灿的阳光下,徐徐的夏风吹来,我就不由的想起,豆花开了!

  2016.8

作者:    来源:     编辑: 高太文
逊克动态
视频新闻
投资逊克